草稿箱里的茶

一个小号.记脑洞专用⛱
杂食党.清水党.无cp党.挑食.
不喜欢重口车.不吃骨科.不吃大刀.
雷安+布安+卡埃专业.不拆不逆
其它随意.

随手记录「1」

《Penalty Game》

掉落CP:
主雷安|瑞金|凯柠|卡埃
副丹z|鬼莱|雷祖|佩帕

游戏说明:「有缘人可见」

游戏时间到!进入该教室者即默认为玩家,从关上门那一刻起便不会停止游戏。
游戏人数上限为十二人,每一回合将随机一名玩家开始回合时间,剩余玩家安心等待即可。
一天十二个回合,十二个回合结束即为一天结束,那么到第二天,游戏时间就会正式开始。

在游戏时间里,每位玩家都会有一个身份和隐藏技能,玩家有权选择是否公开身份和使用隐藏技能。
还会根据回合时间每位玩家抽到的卡牌随机定制突发事件、日常生活、人际关系、身份和隐藏技能。

回合时间为一天,即为星期一;游戏时间为六天,即为星期二至星期日。
请各位玩家掌控好各自的时间,那么,开始游戏吧!

参与玩家:「是按照进入时间排的」
一号玩家「嘉德罗斯」
原因:想都没想

二号玩家「安莉洁」
原因:在教学楼瞎转,路过,觉得好奇

三号玩家「凯莉」
原因:碰巧路过,觉得好玩

四号玩家「安迷修」
原因:找安莉洁

五号玩家「雷狮」
原因:找安迷修

六号玩家「金」
原因:迷路了

七号玩家「紫堂幻」
原因:帮老师搬东西路过

八号玩家「卡米尔」
原因:找大哥

九号玩家「神近耀」
原因:不小心误入

十号玩家「格瑞」
原因:找金

十一号玩家「埃米」
原因:找学生会的人商量事情

十二号玩家「紫堂真」
原因:被丹尼尔委托找人

私设:
安迷修和安莉洁是兄妹
学生会成员有安迷修,卡米尔,埃米,雷狮,凯莉,神近耀
z是治安部主任,丹尼尔是教务处主任,t是人事部主任
带全员一起玩「金,格瑞,安迷修,雷狮,卡米尔,埃米,艾比,嘉德罗斯,祖玛,雷德,安莉洁,凯莉,神近耀,桃瑞丝「千棠纪」,紫堂真「z」,丹尼尔,藤里菈「t」,银爵,紫堂幻,紫堂陆,紫堂林,帕洛斯,佩利,小黑洞,塑料姐妹花,天国组,秋,罗德烈,老骨头」

注意:
结局HE,多CP,勿KY,带全员
别看这么一本正经很严肃的玩意,其实就是为了让他们谈恋爱,全是双向暗恋

武器们也全会拟人化的「矢量,烈斩,流炎,凝晶,雷神之锤,无定,恶魔之手,天使射手,星月刃,斯巴达,暗黑使者,大罗神通棍,斗魔天刑,代行神旨,双枪,冰界领主」

非常智障的脑洞,请不要带脑子看:)

「原创」《教科书们的成精日常》


√原创CP

√文权勿侵,勿转载LOF外

√合集,没有总章数,写多少就多少

√周更

Chapmter. 1

璎语今天很不爽。

想想昨晚:客厅被拆,厨房爆炸,水管爆破,卧室……真是不想在回忆昨晚发生了什么。

算一下,这破损的东西得要多少钱啊?

窗户的玻璃碎了一地,桌子被撞掉了三条腿,椅子还坏了两把;锅已经烧成了灰,灶台更是不能用了;卫生间的水龙头的头被拧坏了,水管断成两半。

得回去好好敲诈勒索下维修费。

昨晚——

一切如平常,璎语也如平常一样坐在客厅沙发上看英语小说。可没想到窗户玻璃突然碎了,随之闯进来了两个人。

“咳咳,那些女生搞什么啊?”一个头戴牛仔帽,身穿风衣的男生开口了。

“谁知道啊。”另一个男生接着话说。

而璎语还是保持着看书的姿势,眼睛还是停留在书上,好像这一切都不关她事,淡定自然。

……

等到璎语开了大灯,两人才发现——闯到了别人家。啊,糟。

穿风衣的男生僵硬地转了过来,看着坐在沙发淡定自然的看着书的女生,这发生的一切,她连头都不抬一下,看看周围发生了什么。

正常人不是应该很害怕吗?

“怎么了?”披着外套的男生出声问道。“这个人类不太正常啊,一般正常人不是应该害怕吗?她还这么淡定自然的坐在那看书?”穿风衣的男生凑到他身边,把心里想的都如实说了一遍。

“啊……或许她听不见,看不见吧。”披着外套的男生想了想说道。

嗯……说不定真是呢!

“谁听不见,看不见了?”一道慵懒却又咬字清晰的声音响了起来,尾音还带着一丝威胁。

真是我不说话,真当我听不见,看不见啊,璎语心想。

“卧槽,是活的!”穿风衣的男生一下子就缩到了披外套的男生后面,有点惊悚的看着璎语。

……那还真是对不起,我是活的。

“有什么大惊小怪,人类都是活的啊。”披外套的男生有点鄙视的看了看身后的人,无奈的解释了一下,“抱歉,我们不是有意的。”

还算有点礼貌,“那就是故意的咯。”

“……”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这嘲讽……好熟悉,是错觉吗?语文和数学脑中突然浮现了一句话。

啊,嘲讽技能忘了收着点了。“不是,我是说你们是谁?为什么会闯进我家?你们打算怎么赔偿我损坏的家具?”强势转换话题。

躲到后头的那人终于肯站出来了,一脸歉意的解释道:

“抱歉,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语文,他是数学。对于为什么会闯进你家,因为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做,就有一大堆女性朝我们冲了过来。但是……赔偿的话,这个……我们没钱。”

语文?数学?这名字起的……怎么跟我那两个笨蛋弟弟名字一样……

璎语思考了会,想想应该是重名了吧。

随后,终于抬起她昂贵的头看了看这两个人一眼。嗯,不错,长得帅,绅士又温柔,有礼貌。难怪会被女生追着不放,颜值的优势啊。

嗯,决定了。

卖了吧。

两人并不知道璎语心里打的小算盘,也不知道自己就要被卖掉了。

“那个……我们现在无处可待了,那能不能在你家住一阵子?”披外套的男生也赞同地点了头,带着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璎语,穿风衣的男生看到这样,也学得有模有样。

我去。

双重闪光弹,我的眼睛不要了啊。唉,真是的。老是这样,真是宠坏他们了,都知道会拿这招来对付我了。

算了算了,前期亏点也无所谓,之后再让他们赚回来的了。

“好吧,可以是可以,但是——”

一听同意了,两人就放松了下来,一脸释然。随后又坐得端端正正的,神情认真。

“但是介于你们既没有钱交房租,也没有钱赔偿,所以你们以后要谨听于我,不要搞事。这就可以了。”璎语一脸事关重大的样子宣布。

说真的,她真的很讨厌熊孩子,就举个例子,比如眼前这俩货。

“好的。”

“嗯,现在睡觉去。”说罢,璎语站起来正准备走向卧室,语文和数学互相对视了下,突然同时开口问道:

“姐,你不记得我们了?”

…………

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,生活中到处充满惊与喜。

只有惊没有喜。

“哦。”

好冷淡哦。

「她是不是咱姐啊?这么冷淡?」数学通过心灵感应问道。

「绝对是,姐姐的性格不就是这样嘛。之所以冷淡就是因为姐姐是个面瘫啊,你忘了?」语文回答道。

「哦,没忘。」

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在偷偷玩心灵感应,赶快睡觉去。”走在前头的璎语,哦不,现在应该叫英语了忽然转过身来,悠悠的威胁这两人。

被发现了。

“可是我们一路过来,都压根没吃过饭啊。”数学摸了摸自己饿扁了的肚子,真是辛苦了他的胃。

还是有点良心的璎语立马钻进厨房,动手做起了绿豆沙,好奇的数学跟着璎语进了厨房。厨房可挤不下三个人,语文只能不甘心地回到了客厅坐等吃夜宵。

哼,死姐控。

……也不带上我!

呵呵,说的好像你不是死姐控一样。

厨房里。

其实璎语早就做完绿豆沙,并端了出去。璎语本想赶语文这个“厨房杀手”出去的,但……看他这么好奇,还是算了。毕竟他还是第一次来人类世界啊,免不了觉得这些东西很新奇。

“姐,这个按钮是做什么的啊?”

“哦,那个啊。是开……”

下一秒,一声“bong”震彻人耳。

厨房炸了。

还未等璎语说完,厨房就炸了。“……是开大火的。”

厨房炸了对于正常人来说的确是很恐怖的事,但对于璎语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想当年,厨房一天炸一次,璎语早就习以为常了。

想想还是因为数学在当年想要证明自己不是厨房杀手。

璎语也没怎么在意,好像没看见一样,冷静地拿出了灭火器灭掉了厨房的大火。

“姐……对不起。”

璎语摆了摆手,说道:“没关系,又不是第一次,我也习惯了。笨蛋弟弟,不怪你。”说完,抬手摸了摸数学的头,揉揉他的头发表示没关系。

啊!!!被姐姐摸头了诶!!数学开心(花痴)地笑了起来,可以看到他周围漂着很多粉红色小花花。

语文:mmp

√语数英都出场了诶*罒▽罒*

√猜猜他们之间什么关系(๑ゝω╹๑)

-TBC-